勇敢去生活


Grittao隊由左至右:李石 016D、蘇子靈 016C、尤添麟 016B、趙鑫 016A




一趟入口微苦、卻有回甘的印度毅行之旅



2019年12月11日,我們從北京毅道體育辦公室中出發,15小時之后落地溫暖的“印度小上?!泵腺I,隨后在孟買混亂的交通中趕往樂施毅行者孟買站的起點——80公里之外的小鎮格爾杰德,于12月13日凌晨6點出發,四人一起,用時28小時58分完成100公里的晝夜連續徒步旅程。




盡管印度的一切時常讓人意外,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挑戰,尤其對初次抵達這片怪異之地的我們,經歷了各種本應簡單但卻復雜的環境,但這正是印度體驗的一部分,而這毅行者的100公里,是一場交織著激勵、挫折、激動和混亂的難忘旅途。


感謝 從孟加拉飛來幫我們后援的朋友王蓓!


感謝 我們的靠譜司機塔卡里!


感謝 旅途中吃下的各種狂野奔放的印度“美食”!


感謝 為樂施毅行者孟買站捐出善款的你們!


感謝 所遇的一切!


感謝 彼此!


比賽日的凌晨,一陣陣的熱浪從黑暗的田野中襲來,野狗的叫聲四下此起彼伏,我們的司機印度人塔卡里戴上了毛線帽,裹著毛毯,用顫抖的聲音告訴我們:“這真是最冷的一天!”


而我們兩名隊員在這個“最冷的”早上,得了熱傷風……




每到達一個打卡點都距離終點更近一步


Grittao隊的毅行絮語



以往參加毅行者賽事,我都會提前分析賽道數據,做詳細的時間計劃,以分鐘為單位精確安排好每一個補給站的進出站時間,甚至后援車輛的時間路線都會提前做好。而這次面對印度這樣一個既陌生又魔性的國度,身為隊長的我事先卻沒做任何計劃,大家只有一個樸素的愿望,48小時內全員完賽。


啟程前5天還不知道能不能湊齊4名隊員,開賽前1天還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做后援的車輛和司機,開賽后2小時還不知道我們的后援能不能在補給站做好準備,走了30公里還不知道能不能吃上像樣的午飯,吃了8片黃連素還不知道能不能適應當地的水土,翻了9座山還不知道后面還有多少爬升,過了6個補給站還不知道要撐到什么時候再睡,睡了2覺還不知道能不能扛到天亮,最后1公里還不知道能不能實現一個臨時設定的小目標。


然而應該感謝印度這片神奇的土地接納了我們,感謝堅韌的隊友、靠譜的后援、敬業的司機,感謝賽事健全的保障條件、熱情的工作人員、友善的當地民眾、獨特的線路環境,讓我們圓滿收獲了這一站入口微苦、卻有回甘的毅行之旅。

——趙鑫 016A



人生首百,感慨萬千。出發之前身體上沒有任何準備,只是心理建設了一番,到了印度之后真正有了焦慮的感覺。我準備的東西可能是四個人里最多的,且毫無經驗可談,完全靠其他三人的指導,對于節奏、速度甚至里程更是沒什么概念。出發20小時左右,也就是CP6-CP7附近是最難熬的,第一次在夜里長距離行走,總感覺在原地踏步,速度感和距離感全無,心理幾近崩潰,尤其是第一次睡覺之后再次出發那段時間,身體像僵住了,且第一次感覺到冷。第二次睡覺到天亮之后心理基本踏實了,最后的20公里走得格外輕松,最終在29個小時以內完成100公里,實屬不易,算是在30歲最后幾天送給自己的禮物。

——尤添麟 016B





關于印度,去之前聽到最多的8個字——“千萬別去!”“千萬別來!”,這導致我對印度的想象無窮無盡,某種意義上反而激勵我更想去看看這個地方,之后在印度孟買的一周時間內,和毅行隊友一起走過了那些村莊中的佛塔,田野中茂盛的荒草拂過小腿……我開始覺得這片土地盡管紛亂嘈雜,但卻有著一種我從沒觸碰過的特殊生命力,而且這種生命力有一種喜感,接觸久了,讓我對生活似乎有了新的信心。


——蘇子靈 016C 



5000盧比、4000盧比、3500盧比、2200盧比,我終于妥協了這個價格,坐在了開往格爾杰德的出租車上。這是在經歷了10小時飛行、10小時轉機、信用卡失靈、與機場“奸商”換盧比、迅速掌握TR的印度英語發音、折騰4個Prepaid Taxi柜臺、咨詢2個不明身份人員之后。等待我的是一名不會說英語、不認識路、不會用手機導航的孟買大叔,我明白,用這個價格接到我這個活兒也許已經證明了他的“非主流”。


這輛車出機場就一猛子扎進了貧民區,隨后在二十邁時速的孟買高速上游覽人口和交通。我在加氣站給大叔買了一個車載充電端,手機,是我倆能夠在凌晨抵達賽事起點酒店的最后希望。


為什么去印度毅行?


如果現在讓我認真的回答這個問題,應該會像小紅書里的一條“為什么要去印度旅行”標題下的達人游記一樣,滑稽而矯情。


其實只是偶然。始于偶然、,終于未盡。


去印度就像拆禮物一樣,心里有悸動,有發現他的欲望。不是每一個目的地、每一個賽事都能這樣。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印度,也是我的第一次毅行。我調動所有來自電影里的印度印象搭建起的預設在這里一一的得到驗證、修訂和補充。我試著與徒步中遇到的每一個村民搖頭示意。我摸索在與他們的交談中掌握分辨不同民族的方式。當聽到站點的鼓聲響起我也要扭動身體,我相信這里是在任何時刻地點跳舞都不會被側目的地方。我要記住最為人稱道的咖喱和香料到底如何與眾不同。我不自禁的關注著每一個女孩大眼睛上長而卷的睫毛。


與國內被精心打扮過的賽事不同,孟買毅行是真實的印度山地鄉村風情畫,這風情并不浪漫,里面有垃圾的風情和貧窮的風情。這是一次真實的旅行,一次真實的徒步,就像腳底板的疼痛一樣,這很難得。


如開篇所提,這一路,遇到了很多讓自己的“失靈”的經歷,所有的“失靈”都在提醒我收住慣性、經驗和認知,將自己調校到印度模式,出門行走不正是為了這個嗎,關掉門內的機制,邁開腿張開臂,擁抱門外的陌生人、陌生事。


——李石 016D




在印度旅行,你會體驗到印度人的各種不靠譜,因為,這就是印度,這才是印度。


但是此行印度毅行者孟買站,所有安排及配套服務令人吃驚的完善、合理、人性化。我們的中國隊伍完全以玩樂的狀態,一路說了10段相聲,最終以28小時58分54秒完賽,如果評比最歡樂團隊,非我們莫屬。


作為第一次做后援的我,沒有任何經驗,但也算零失誤的做到了后援應該做好的各項工作,沒有給我們的隊伍拖后腿。最后的8公里和4位最帥隊員一起完成,當我們一同沖過終點那一刻,心中滿溢小驕傲。毅行者孟買站,為我的環球旅行,增添了特別的亮點,感謝蟲子的邀約,感謝隊友趙鑫、李石、小尤帶來的無盡歡樂,更感謝他們的慈善之舉。


——王蓓 016 SUPPORT



印度規模最大的一項長距離徒步運動!

樂施毅行者于2012年在印度班加羅爾首次舉行,隨后在2013年增加了孟買站,至今在印度已經舉辦了至少14次毅行者徒步活動,共有超過12000人完成,每次活動都有1000名志愿者參與。


參加該活動需要

? 四人組成的團隊,且具備在48小時內步行100公里的能力(50公里限時24小時)。

? 除20000盧比的報名費外,每個隊伍必須集體籌集至少80000盧比的善款以支持樂施會在印度本土的工作才能獲得參賽資格。


印度毅行者的歷史

1981年:由Mervyn Lee準將在香港設立,是英國陸軍訓練方式之一。

1986年:多支市民隊伍獲準參與該活動,香港樂施會受邀參與共同籌辦。

2002年:在全球11個國家舉辦了15次活動,增長十分可觀。

2012年:樂施會印度分會在班加羅爾舉辦了第一次長距離徒步,并在取得成功后的次年在孟買舉辦了第二次活動。

2019-20年:現在是時候來經歷這最美妙的48小時了。


樂施毅行者規則

1. 所有隊員必須年滿18歲

2. 隊伍必須在2019年11月13日(孟買站)或2019年12月15日(班加羅爾站)前完成最低籌款目標才可獲準比賽。根據《1961年印度所得稅法案》第80條G款,為樂施會印度分會籌集的資金可享有50%的稅收優惠。

3. 每個隊伍的四名隊員必須一起在起點報道檢錄并準備出發。

4. 免稅證書將只發放給印度納稅人,以抵消他們的捐款。

5. 每一個檢查點都必須團隊四人一起打卡,未能做到的隊伍將被取消比賽資格。

6. 比賽開始后不允許更換隊員,所以需要每一位隊員都像你一樣積極!

7. 賽事提供的號碼布必須在比賽期間全程佩戴。

8. 受傷或過度勞累的毅行者必須被帶到最近的檢查站以得到救助,如果傷勢嚴重,請聯系急救人員(詳見號碼布)。

9. 隊伍必須在規定的關門時間到來前離開指定的檢查站。如果沒有離開,他們將被建議不要繼續比賽,如果他們堅持比賽,將需要自行承擔風險。

10. 每一個團隊的完賽時間以該隊最后一名隊員到達終點記錄的時間為準。樂施毅行者本質上來說是一項團隊比賽,因此不會記錄個人單獨的完賽時間。

11. 每一個隊伍都必須自行補給,他們的后勤保障人員負責在活動期間為他們提供食物、水和換裝服務,所以有必要對他們進行適當的指導。

12. 無論在比賽途中還是檢查站,都嚴格禁止吸煙及飲酒。

13. 決不允許隨意丟棄垃圾,參賽者必須尊重環境和當地居民,使用檢查站的垃圾桶丟棄或回收垃圾。

14. 隊伍及其支援人員必須遵守當地的停車規定。

15. 參賽者必須盡量減少噪音以免打擾附近的居民和野生動物。

16. 因為賽道在某些地方可能會相當擁擠,因此速度較慢的隊伍需要給速度較快的隊伍讓路。


退出規則

1. 在任何時候,如果一名隊員受傷并且無法移動,則必須有人陪伴。其中一名隊員必須留在原地,其他隊員則去尋求幫助。

2. 希望在活動期間退出的參賽者,需要先到最近的檢查站報道,在報告該名隊員退出之前,其他隊員不得繼續比賽。

3. 如果需要退出比賽,參賽者必須上交號碼布,并在其中一個檢查站填寫退賽證明。如果一個隊伍少于四人,并且沒有攜帶退賽證書副本,將不能通過接下來的檢查站。

4. 如果一個隊伍有兩名隊員退出,剩下的兩名隊員必須在檢查站之間與另一支隊伍結伴。這并不意味著該隊的隊員可以加入另一個團隊;在整個比賽過程中,每個隊伍都將保留其身份,隊伍編號和號碼布。


常見問題

? 如果我們需要在賽前更換隊員怎么辦?

樂施毅行者是一個四人團隊賽,你的隊伍有責任尋找一位新隊員來替代現有的隊員,請通過電子郵件將“更改隊員”的表格發給我們——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 隊員可以多于或少于4個人嗎?

不可以!樂施毅行者是嚴格意義上的四人團隊活動,你的隊伍必須作為一個完整的四人團隊在比賽開始前出現在檢錄區,才有資格參加比賽。


? 我們需要支援隊員嗎?

強烈建議擁有自己的后援人員,因為每一個隊伍在賽事期間都需要協助,或有可能出現某些毅行者管理團隊未能預計的情況,更多信息請參考支援隊員手冊。


? 海外資助者可以支持我/我的隊伍嗎?

是的,他們可以通過國際信用卡/借記卡在線捐款。我們的國際支付網關系統只支持美國運通卡,不接受萬事達卡。


? 毅行者的組織者將如何通知我們

我們將使用兩種主要的通訊工具:

1.毅行者官網和社交媒體頻道:我們的網站和社交媒體頻道將發布最新消息、常見問題、追蹤信息、健康小貼示、營養建議、印度樂施會的工作和更多詳細信息。還可關注我們的臉書、ins和推特獲取最新信息。

2.新聞郵件:所有參賽者將自動訂閱我們的新聞郵件,我們將常規的為參賽者提供相關和重要的信息。所以請確保預留了正確的電子郵件地址。如果需要更新您的聯系方式,請發郵件給我們。


? 我們必須自己帶水、食物和藥品嗎?

對于食物,參賽隊伍可以選擇在比賽前領取餐券(一天三頓),餐券需要額外付費。如果有特殊飲食需要,建議隊伍/隊員自帶食物。你們需要自行負責醫療協助,襪子和其他衣物的更換、睡袋和其他可以增加毅行活動中舒適度和娛樂性的必需品。你的支援團隊將負責在徒步過程中照顧你的需求。

樂施會將在指定的檢查站提供零食、飲用水和冷熱水。


? 我們要在比賽途中睡覺嗎?

有些隊伍需要,有些則不需要。你的隊伍應該在周末的活動前達成一致,隊伍必須在關門時間前離開當前的檢查站。


? 我們必須達到的最低籌款額是多少?

無論你參加100公里還是50公里,籌款的最低限額都是80000盧比,用來支持樂施會的工作。請記住,這是賽事規則之一,隊伍必須在參賽前達到這個最低限額,不然將會被取消比賽資格。


什么是樂施會


樂施會(Oxfam)源自1942年在英國成立的“牛津饑荒救濟委員會”。二戰期間,該組織曾為希臘被困的婦女和兒童提供食物。1995年,多個獨立非政府組織組成國際樂施會(Oxfam International),并在全球扶貧和減少不公正待遇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


目前,國際樂施會有19個成員組織,合作伙伴多達90余國。

 

印度樂施會成立于2008年,一直致力于改善印度最貧窮的六個邦的經濟狀況。作為非營利組織,印度樂施會始終關注著性別平等、生計、教育、衛生和人道主義救援問題。2020年,印度樂施會將繼續努力減少印度不平等和不公正問題,與貧困和邊緣化人群,特別是婦女結成聯盟,使她們能夠實現自己的權利。


 

grittao全體賽后合影,四名隊員+一名后援+靠譜司機


下一站毅行者,等你加入!


如果你能有耐心看到這里,那么,

新年快樂!

2020見~


-E N D-

翻譯、編輯|馮珺珺

圖片| 毅道體育



Copyright © 2015~2020.毅道體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116號-1 網安局備案號: 11010802027346

北京快三开奖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玩法介绍 广东好彩1开奖软件 福彩3d过滤器工具app 时时彩后二包胆0369 重庆快乐10分软件 私募基金配资 赌场扑克牌有什么玩法 福建今天十一选五结果是 秒速赛车彩票平台出租 新疆11选5几点开始